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没有更多想法。

我陷落在黑夜的空旷里,血液在汩汩流淌,骨骼在生长,伤口在自愈,溃烂停止蔓延,疤痕发出微弱的叹息,心脏和脉搏有力地跳动,放大的感官无比清晰地感知着生命。我就像西西弗斯,在白天一次又一次地坠毁,却夜夜不眠不休地翻山越岭。

太可爱啦!!

爱是什么



一周断断续续地下雨,衣服总是带着阴天的气味,手开始冰凉,需要放在脖子上取暖。在某一节专业课上发呆,一层雾气悄无声息地贴上玻璃,于是世界突然变得寡言,冷眼看我,隔岸观火。最近的我无数次被某个瞬间杀死:打开水杯发现忘记清理干净的茶叶上覆盖霉变的白斑,拆开外卖包装遭受一路颠簸的委屈汤水爽快地淋了一腿,爬楼梯的时候右脚脚踝扭到左腿承重带来瞬间的钝痛,种种种种,一天被高密度的倒霉切割分裂成每一个想哭的碎片,我的手真的很冷。觉得辛苦的时候要大口呼吸,睡很多觉,用力咀嚼,在放大生理需要与体征的过程里确认自己的存活。像动物学习,舔舐伤口,努力自愈。热的食物,软的床铺总是在安慰我。而在无法自持地放声大哭前一秒想要一头扑进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


我被反复地揉皱撕碎,又慢慢地被展平复原,一次又一次愈合,是爱在救我。我渴望付出,也渴望获得。独处的时候,爱变得抽象而难以捉摸。我试图回想那些电光火石,天地乍亮的时刻。


爱让我变成一只初生的小动物,脆弱,可以轻易被毁灭,却从来无所畏惧。我总想低头去嗅爱人颈间的气味,浑身绒毛轻颤着去索求一些爱抚和轻吻,我想保护他也想瑟缩在他的怀抱里抽泣,我狡猾算计也天真孤勇,我使劲浑身解数卖弄技巧,同时押上所有的赌注不计得失不在乎一败涂地。因为我的爱好像总是源源不绝无休无止,它显得廉价;因为我的爱总是带着可以打倒再来的真挚,它又珍贵。


爱是什么。


爱是唇齿相依,甘愿沉沦的缱绻悱恻;爱是白日焰火,迫不及待地将谁灼伤再付之一炬:爱是冰雪刀刃,感到疼痛才能将它暖热;爱是下坠星辰,美的结局是破碎无为;爱是缠绕,也是解脱;爱是温存,也是杀意;爱是万物,爱是虚无。


注视过喜欢的男孩熟睡的模样,想要抚摸他额头却最终也没有做什么,遏制不住想哭的念头;在出租车后排狭窄的空间,光线昏暗,拼命想要暖热对方冰凉的手;在晚风里看着远处闪烁的灯火察觉到美好想要分享此刻拨通的电话。这些是喜欢发酵成为爱的时刻。


我不知道他人如何相爱。


可当你再询问起我爱是什么,我说:


爱就是最后什么也没有做的凝视,是想要用所有体温暖热的手,是拨通电话后的一小段沉默。


快乐太转瞬即逝、太珍贵了,如果它也不具有时效,我宁愿放弃任何一刻拥有过的饱和,把每一瞬间的快乐切割成碎片,填补往后将要面临的全部荒芜。

我希望人们因为理解和认可才去支持统一、支持平权,关怀少数人的利益,而非被裹挟在凶猛的“政治正确”的洪流里,不敢言语。胁迫和言语暴力只换来恐惧和偏激,理解和宽容才能让国家变得丰富多元。希望看到更多的是理智的反驳和辩论,而不是毫无意义的谩骂和恐吓,希望每个人能够敢于发表迥异的观点,也能收到真正有所裨益的应答,汲取新的灵感和角度,补充自己原先单一的想法。

我有时候觉得我身体里面有一处坍塌后的空洞,我尝试用欲望的暂且满足,用逃避责任,用不顾一切地挣脱去填补它,但它始终是一处空旷,没流下来的的眼泪滴落进去,空谷回音,伶伶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