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没有更多想法。

我被世界吓破胆子,只有在你面前才找回来从前的一点勇敢。我是一个总是破碎的人,但我希望碎片总是掉落在身体深处,我可以抱紧你,也不会刺伤你。

今天我遭遇了一个那样的时刻。
台风又暴雨猝不及防淋了我一个正着,从人民广场乘地铁一号线转五号线有十七站路,坐到终点站又要换乘公交。破罐破摔地淋雨等了二十分钟车,挤上了返回学校的闵吴线,手机没电自动关机,我喝了冷的东西胃紧紧皱起,蜷在后排的位子上,碎发贴在脸上,T恤湿漉漉的,车厢空气浑浊,人声嘈杂,冷气却很足,窗户上雨滴又蒙了水雾,只能影影绰绰地看到斑斓的流光,疲惫又沮丧。
是在那样的时刻,突然产生了这样的念头,“我必须为了他变得无畏和坚韧,我要照顾好我自己,也想保护他。”
我总心虚,以为自己言过其实,其实每一瞬间都是比意识到的多上很多很多的爱。

“我想知道奥林匹斯山上的天气怎么样。”
“我想看看那头失去了宝宝的鲸鱼。”
“我不知道怎样降落,我也没有打算真的降落。”
福克纳在《八月之光》里写,“在密西西比,八月中旬会有那么几天,突然出现秋天将至的迹象:气候凉爽,天空中弥漫透明柔和的光,仿佛并不来自于当天,而是从辽远的昔日照临,甚至有可能来自于奥林匹斯山的其他神祗。”
他会听到的吧,无望的太平洋上孤独的巨兽无声的悲鸣。
他能看到的吧,奥林匹斯山上昔日的神祇沉默地将救赎的光赐予支离破碎的人间。
碳基生命交流依靠无力的言语,依仗同理抹杀共情。飞行和坠毁都不可理喻,同时也体会到了疼痛和浪漫。

[ 什 麼 也 沒 做 成 的 夏 日-]

不是男生应该照顾女生,大人应该照顾小朋友,是喜欢的人应该照顾喜欢的人,喜欢的人必须照顾喜欢的人。

就像人类自诩万物灵长,光与热、戈壁千里长风与山谷苍苍草木、浩瀚海洋和闪光矿藏的发育与生长只是为了方便其取用的资源。
但宇宙不过是黑暗森林,其运作并非人类创造的所谓理性驱动,被无限放大的自我只是宇宙中最不值一提的尘埃。人类在对自然指手画脚的同时,万物也在暗中嗤笑人类的愚蠢和傲狂。
自掘理性不该是为了藐视和践踏他物自视不群,而是为了知晓自己的渺小和软弱。
人应该坚韧也应该平和,应该自立于万物又自隐于苍生。
人应该学会尊敬和胆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