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没有更多想法。

干涸的心



夏天猝不及防地到来,气温急速上升,白日漫长,玻璃晴朗。相比臃肿的冬日,夏天的气质清爽冰凉,但没有了羽绒丝绵毛昵这些柔软质地的织物的层层拥覆和保护,夏天,是人类更加容易心碎的季节,相撞的啤酒瓶,瓢泼的大雨,一些关于分别的字句,一样清脆的声响,掩盖了很多颗濒临支离的心脏。
我喜欢傍晚时分走路踏入车行隧道,夕阳会将左手边的天空映染出一些辉煌,穿梭风的甬道,在夏天的热风中,人一瞬间变成了正在融化的什么其他东西,绵软且甜,被汗水粘在脸颊的鬓发、头脑昏沉、下垂嘴角、整具身体都变得飘飘然。我是依仗生活里这些细节存活的人,我是从生活里每一个零散片刻汲取能量的人,我是从每一句好听旋律,每一口冰镇汽水里寻找自己的人。为什么这样子,我猜是因为我自己缺少了重要的东西,缺少了能源源不断给我力量的东西。我不断重复,不断强调瞬时的感受,无法抑制自己的表达欲望,这些事情有时会带来羞愧感觉。但想起来要同你分享的时刻越来越少,热情消褪,困意袭来,无法察觉到自己的心跳,甚至会怀疑我的心脏是不是忍受不了我,悄悄逃跑。安静想你、适意表达自己、写超过三句话的段落的能力、良好的睡眠也随之离我而去。四点前后醒过来,电扇蜂鸣驱散睡意,枕着双臂盯着窗帘和墙壁的空隙度过的接连几个清晨里,我自作聪明地盘算,失去心脏的小张是否天下无敌。
那天晚上的雨好大啊,像柯景腾对沈佳仪吼着说“对啦我就是笨蛋才会喜欢你那么久”那天那么大。拨了两次电话想要解释什么却始终没有打通索性关了手机的那天,在手机里输下了垃圾话还笑嘻嘻地跟舍友说“没事我出去吃夜宵啊”的那天,想要出门踩水淋雨却发现宿舍原来是有门禁被锁在惨白灯光笼罩的走廊里那天。做出了要大哭的准备最后只是瘪了瘪嘴到头就睡,眼泪没有流出来,却被血管传输到那颗干涸的心,所有没有达成的计划和兑现的承诺,所有想不起来要分享的开心和不开心,所有将说未说的坚定和勇气都被浸泡,膨胀复苏,鲜活起来。爱只是囿于夏天白日焰火暂时干涸,而我也一样,只是暂时干涸。在烈日下面枯萎褶皱,却总能重新苏醒,愈发蓬勃。你知道夏天的蝉会死去,夏天的罐头很快过期,夏天没有结尾的故事到都会变质。
尽管当看着一颗心不断枯涸衰老的时候我也会束手无策。
但请你不要担心,就像干旱的地球无中生有,孕育出最初的原始海洋,这些爱会把我再度填满,干涸的心也会一次又一次重新变得柔软舒展。

土酷女孩#

他說。
「我實話實說你別生氣,我覺得你就是一個很自私不會考慮別人感受的人,虛榮,妒忌心很重,攀比心裡很強。」

有時候我希望全世界都對我有所虧欠,那樣我才能心安理得地生存。

當每個城市夜幕降臨。

tung ting oolong/5.
凍頂烏龍

爵士乐的发明者可能没有想到有人会真的将包含了很多泪水和辛苦的所有青春和热忱奉献给“下流音乐”。
因为无聊发明篮球的阿詹看到日后人们创造冗长繁琐的规则,组织专业的训练和联赛可能也会觉得吃惊。
第一次发现咖啡豆加工之后竟然变成惊天动地的美味的那个非洲或者南美的原住民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很久以后制作咖啡还要经过专业的培训。
发明电影的卢米埃尔兄弟本意肯定不是为了制造娱乐圈的腥风血雨。
现在什么事情都太多门槛了,都太苛刻了,都发展得太快太精细了,忙忙碌碌埋首于娱乐业的大家讲起专业名词术语头头是道侃侃而谈,却忘了最初的最初每个人都只想开心。

这么多天我久违地再次感受到愤怒、嫉妒、憎恨,我对这些指向他人的恶毒心存感激又如临大赦,仿佛它们证明着我尚存一息,血肉丰满。
更多时候我对世界和他人只是漠不关心,我好像一个黑洞,任何强烈感情都被杳无回音,张望着这个世界硝烟四起,黑云蔽日,我只觉得很吵闹,想拉上帘子回家去。世界从来没做过我的敌人,它只是我和自己分裂斗争的背景音乐。

距离的让我们之间也产生诸如黄赤交角的存在,你是赤道,一年两次的相聚,我们之间罅隙被填补,两颗心变得亲密无间,之后又是新的渐行渐远。此刻又接近这段关系的夏至,我距离你最为遥远,我没有觉得害怕,是因为这一切都不是一时兴起,而是物转星移的地理必然。这个角度会不断缩小,直到有一天四季不复存在,相聚重逢都是永恒。

我有时候会哭。在公共浴室对着墙壁哭,眼泪跟着泡沫水一起打着旋流走,我洗好脸换好衣服装作若无其事地走掉。一个人在路上走着走着也会哭,会摘掉眼镜用袖子擦掉眼泪,袖子很硬,脸会被擦得很疼。哭着哭着觉得没意思就不哭了。活着活着觉得没意思还是得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