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公眾號:4youreyezonly

buffalo66.

最近看了一部荒诞不经的温情电影,看完了第一个想到的是你,Billy在电话里兴奋地同友人讲述,“我碰到了一个女孩儿,她很爱我。”,然后转了一大圈,匆匆忙忙去便利超市买回了巧克力奶昔。我想和你一起再看一遍这部电影,可能是在拉上窗帘的你的房间,可能是在候机厅,可能是在一万米的高空,可能是在深夜的东京。
和Wendy在酒店里向Billy索要一个吻,一个拥抱性质一样,我想抓紧时间和你做完我todo list的一切事项,甚至有时看重形式大于过程,这让我安心,却疏忽了享受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我现在反思,大概是我对这段关系长远发展实在没有什么信心,我想要证明很多,抓住很多,却实在丢掉了很多关键细节,比如在约定的地点看见早到的无聊地踢路边的栏杆的你,比如早晨解锁手机收到你传来的晚安讯息,比如m记替换可乐的红茶,比如握住你手指时想要传达的心意。帕慕克在《纯真博物馆》里说:“任何人在经历时,都不会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他们会相信,他们将在以后经历比这还要美好和幸福的时刻。 ”这些小事都是事后想起会会心一笑的美好细节。
我们两个都是不总太开心,很容易感到寂寞的同学,现在如此,以后也会是这样吗?我实在不愿意去想以后的事情,我不够乐观,不够乐观。我苛责自己,却从来觉得你足够圆满,你存在于理想主义的我对未来设计的角角落落。
也不是没想过如果我们的所有以后就截止于这个漫长无际的夏天要怎么办。我觉得我乐意等待,就算无聊到踢电线杆。可我没有把握你是否还会边踢电线杆边不断给我发微信抱怨边等待,写到这里我又想笑了,看到你站在远处低着头,想着“这个人是在等我啊”向你飞奔过去,我实在很喜欢。我想,如果这次还是等到一个伤心的结尾,我可能再也不会喜欢人类了。我想了又想,话还是不能说的绝对。那样的话我会成长,会变得坚强。
可是我更希望的还是和你一起,永远不用担心什么时候是最后一次,我们会历经艰险如履平地。
“握手就可以了,我只是去买杯奶昔。”等到迫不得已要分别的时候,我也许会这样讲。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