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公眾號:4youreyezonly

我不會試著讓你停止悲傷


我把傷心分為兩種。
能給別人看到的是一種,是比較輕微的,可以通過適當的社交或是甜食緩和的傷心。這種傷心往往是被觸發的,有原因的。可能是看到別的更好的青春和自己的垃圾人生反差過於大,也可能是喜歡了三年五載的男明星爆出婚訊,總之我時常陷入這樣的傷心,於是我寫大把的字,想要以此博得你的一句關懷,這實在算不上高尚,也往往不會詭計得逞,於是我會悻悻地刪去那些矯揉造作的字句,吃上一根脆皮雪糕。我喜歡脆皮,咬合的聲音像是心碎。我把自己這些小把戲都和你們坦白之後,以後大概只能靠糖分來舒緩這種淺陋的傷心。我會越來越胖。
另一種傷心是說不出來的傷心。我覺得你的傷心可能更多偏向於這一類。
我記得我很小的時候偶然翻到過一張關於微笑型抑鬱症的診斷書。媽媽是個很偉大的人。這是我小的時候和現在都篤定的事實。她總是在開導別人,她的朋友,同事,學生都很喜歡找她吐露心事。她不是喜歡交際的人,待在家裡的時間很多,在外面從不議論別人是非。那些人好像因此覺得她是個安全合理的訴處,跟她說很多沈重的秘密。在外面媽媽總是一副瀟灑自如的樣子,大概只有我見過她歇斯底里的樣子。我無法讓她好起來。這些時候我都假裝自己不存在。
我自己也有這種時候。沒人知道我會跪在衛生間的地板上生硬地嘔吐。也沒人知道我鑽進衣櫃把頭埋在我的襯衫上不敢發出聲音地嘶吼。我一慌張起來就會抓頭髮,無意識地咬指甲。我畏光。我覺得自己是個怪物。
這種時候沒有任何事情能讓我覺得好起來。我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之後蜷縮在床上,滿臉淚水地睡著。再醒來我可能會若無其事,也可能不會。
我說這些可能嚇壞你了。
我也不知道你是否也有過瀕臨絕境的時刻。你也會害怕自己嗎。
你那麼好,我希望不會。
但我願意把這一切向你坦白是我覺得,如果你也有一些無從提起的悲傷時刻,希望你能不要害怕,順其自然。別聽他們所謂積極的建議,去傻呼呼地做些蠢事,坦率地面對自己的恐懼與徬徨。
我不會試著讓你停止悲傷,但我可以安靜地陪你坐一會。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