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公眾號:4youreyezonly

好像初中的时候在学校的天台上注视着围墙外破败灰暗的街道,就曾有暗下决心,一定要考出去,要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一向喜欢更大的城市,物质生活是一方面,更重要的部分是庞大的城市里,个人可以心安理得地渺小着,选择更适合的生活节奏和方式,对周边人事彬彬有礼而漠不关心。彼时那位总与周遭的人事总格格不入的闷闷不乐的小镇少年心里,上海包容与多远,开放而先进,是一切理想的现实物化,是在心目中最完美的栖居之地。后来少年长成青年,变得开朗,这些念头逐渐打消埋没,很久没人提起。
整理过去留下的字句时才蓦然惊觉,自己绕了很远,却无意间又回到曾经憧憬与向往着的地方。
不过将近十月,天气已颇有些秋日的意味,在广州呆久了,四季的概念早已模糊不清,这才发现自己还是更喜欢这样分明的物候,霏霏细雨,萧萧梧桐,恰到好处的凉与潮湿。
还没交到新的朋友,所以总是独来独往,不用等来等去拖拖拉拉,时间始终宽松惬意。背着帆布袋子穿着套头卫衣和牛仔裤晃晃悠悠地在学校走,教室,图书馆,宿舍,各个角落都零星地散落着各色的人,从小住在大学,按理早已熟念,换了身份竟完全是另一种感觉。
喜欢在安静角落驻足,偶尔会碰到趣味一致的人也贪恋一方清净去处,总相视一笑再默契地各自走开。
图书馆和社团,学生活动中心和便利店,体育馆和音乐教室,不同的建筑是不同类人的活动领土,我只是穿梭在他们之间,无处可归也没有局限,图书馆自习室彻夜不灭的白织灯,饭堂三楼聚会厅传来的歌声,便利店醒目的招牌,社团巡演之后被遗忘在雨中孤单的彩色气球,地面潮湿反光的篮球场…这些地方我都喜欢,我边走边为它们编造故事,将人群像潮汐聚集和离散。
漫无目的又慢吞吞地生活,认真地咀嚼每一刻。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