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公眾號:4youreyezonly

会接住你

潮湿的天气让人丧失斗志。在写下这个毫无根据的论断的时候我是怀着侥幸的心理,不知道这样像小孩子无理取闹给自己偷懒找借口的行为会不会被取笑。
天气湿而冷倒是真的。其实大概两周前温度就降到这种程度,也是接连的雨天,给人确凿是秋季已至的错觉,国庆过去,天放晴,气温上升,七月回光返照,并持续了一周左右。昨天淋淋沥沥下了一天的雨宣告北方寒潮又来了,不知道这次是小憩还是久居,我穿上套头卫衣问候它,并表示希望它暂时别离开,它不言语,只是呜呜地刮很大风,粗鲁地吹乱我的头发。
开学之后又忙起来了,假日的惬意节奏被打乱,人变得焦头烂额,空闲时间零碎,最近很少看书,脑袋空空荡荡,写不出像样的东西,也没有时间锻炼,功课乱七八糟,人际交往也不行,没满二十岁的我却深刻地体会到了类似的中年危机。我试图在向你汇报这些无聊日常的过程中找到自己。你大概不明白。现在我坦白,我都交待。
很多时候我表现出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其实我都还好。这些负面情绪只能微乎其微地,短暂地打扰到我,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我把它们告诉你,更像是一种试探。人和人的亲密关系其实并非毫无保留,在暂时还看不到的地方总会存在着一张网,有些疏浅的交际中那张网高而脆,一些深厚情谊中的那张网低而柔韧,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在海波中浮沉,在关系中犯了过错就会下沉,不断犯错就会不断下沉,到撑破那张网,一段关系就会结束。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会试图逾界,大概我从不相信任何有关“毫无条件的宽容”的表达,我以为通过不断犯错找到了那张代表底线的网之后就会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就可以永远呆在安全地带,维持一段不想结束的关系。我像个以违反校规为乐的劣等小孩,不断试探着想要去触碰到那些网。就这样,我搞砸了大部分的事情,弄丢了很多重要的人。可能也有很多人像我,于是相爱的人相互伤害,于是世界上很多后悔。
而对于你的那张网我却始终毫无头绪,我将自己的锱铢必较,三心二意,浑浑噩噩的糟糕样子呈现给你看,我闭住气打算一沉到底,你却只是用温柔的水波把下沉的我接住,从未让那张网稍露端倪,与此同时我感受到的并非慌了阵脚。如果别人对我说“就算你是怪物我也会接受你并爱你”,我铁定不信,但如果是你这样说,现在的我可能会将信将疑。遇见你之前,我撒了很多谎,描绘了很多自以为是的事情,把我那些算计的、不够纯粹的、僵硬的愚蠢的感受夸大其词成爱,那之后,我不想再撒谎,也写不出那些堆叠的词句,我描述的只有感受到的种种被爱着的瞬间,并绝无虚妄之言。
前天凌晨做梦。梦中因为一点点挫折轻易放弃生命的我不知所措地在再次通往人间的道路上跟着排队等待轮回的人流默默向前走,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人,想到以后只有一副陌生面孔,故人悲欢,都只能远远观望,再无瓜葛,后悔又沮丧,抬起头却发现你站在路的尽头,你没有责怪我,甚至没有一句多说,你只是拉起我平淡问我接下来有没有想好要去哪里,大概在你面前,梦里的我还算克制自持,独自醒来的时候却哭了很久。上帝派遣一些人,拯救一些人,教会另一些人怎样去爱,这是遇见你之后才深信不疑的道理。
我不要再下沉了,也不要再糟糕了,会努力拥抱那些温柔的海波,向着月光能到达的浅域。
我是一个四肢笨拙不协的人,我从来不擅长接住任何东西,从球场一端传过来的球,飞跃半个教室的作业本,记忆里褪色的沙包,从天而降的馅饼。可是偏偏这些你好像都很擅长。所以,你要变得强壮一点,等待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一定要飞奔地扑向你,希望你会来接我,也能像以往无数次一样,好好接住我。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