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没有更多想法。

高等生物

由一个词语想到了很多零散的句子,但却无法把他们拼凑成为完整的章节与段落,以前的时候写东西不会斟酌,想到一句话就讲一句话,觉得自己总蕴含着用之不竭的灵感和创造力,但自从给自己定下"要定期更新"的目标之后反而总是觉得困惑,要思考逻辑连贯,照应题目之类高中作文都不太考虑顾及的问题,而再回头看曾经写出来之后沾沾自喜的东西,都变成经不起推敲内容散漫的呓语。这个题目想好了很久,甚至还前所未有地列下了要点,却怎么写都不满意,所以最近总是很沮丧。我说的不满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无非是觉得头脑里的表达总和真正的想法有差池,写出来的东西不像是会从这样的自己口中说出的话。
我实在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我觉得有趣急于跟你分享的事大多说出来就觉得很乏味,这种时刻我都感到失败,就像回到中学时代的某一天,面对黄昏时分从遥远压抑云层里溢出的仿佛带有某种神谕暗示的光芒,我渴望留下什么却束手无策的情形。丢三落四,可是我太需要留住这些比较好的时刻,手机相簿里将近九千张照片,两千首歌,聊天记录占了将近1g的缓存,满抽屉的票根和友人的手迹,我不太会整理,于是翻到历史久远的回忆都会感到意外之喜。你看,这些种种的怪癖和缺点让我明确,在人类这个种群里我一定会被划分为比较低等的那部分。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在按照那些老套标准给人划分三六九等,仅仅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人在理解他人感受和应付自己情绪这方面可能确实存在天分差异并以此为划分标准而我一直对人工智能不以为然,比方说前几天我的手机问我要不要更新系统却又没善解人意地提供"不要"的选项,我只好含糊其辞地选择"稍后再说",结果它显然没领会到我的真正意图,趁着我睡觉没注意自作主张地更新了系统,如果非要把它和我视作同类并一起划分等级,它应该还有列居我之后。甚至我会构想世界上可能会存在某种再高等的生物,眼中的情感并非抽象观念而是具体可感的对象,"那样就好了",或许我会比较晓得怎样去顾及他人,比较能够学着去爱。
其实我也是一个庸俗无聊的人,会有一些口是心非的伎俩,喜欢听好听话,和别的女生没两样,如果你硬要说我特别,我只觉得你是在骗人。明明更想从你那里得到是更多关怀,却要轻描淡写地说不在乎,越想表现自己洒脱而酷,人越变的计较而狭隘。有时候也会羡慕那些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爱"这件事本身的人,在一段关系里能展现任性和无理取闹的部分,是因为坚信自己无论如何都会被包容。自以为体贴得当,仪态端庄,却对于内心的想法遮遮掩掩,真的不知道是真的懂事还只是自卑的流露。
每次打电话总有大段的空白,有许多最终也没胆讲出来挂断电话又后悔地捶胸顿足的话,虽然从来不是什么重要的话。但鼓起勇气告诉你的都是真的,很多想念,很多喜欢。
如果真的存在某种高等生物在高处注视着我们交谈的那些瞬间,它一定能看到,我们交谈的时候,不管我开口还是没开口,爱都在填满我们身边的空旷和黑暗,以我这个低等生物也能感受到的方式,温暖和照亮着我们。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