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没有更多想法。

还有想念


四号线是环线,列车在城市低空飞行,我们在环形的一端,要去环形几何对称的点,雨水在窗户上流下一些泪痕,模糊城市的面目。类似的情况也经历过,很冷的天气,两个人坐很久的车,到达目的地之后也是没头没脑地晃荡,手各自插着口袋,顶着风并排走着,没有再多余的动作,水汽沾湿我们的头发,卫衣兜了一帽子风,想起来还是最近的事,意识里已经过去了很久。今天又去了走过的的地方,隔着马路看了看当时住过的小巷子,难以言明的一点点情绪在心里面起了一圈涟漪。地铁站避雨的时候看到献血站的宣传单,捐献了400cc的血液。此刻回想我试着赋予这一举止一定的合理性,但当时我其实没想太多。也许打算给自己一点翻新的机会。管子紧贴着皮肤,带着体温的血液在身体之外流淌,感受到亲密又觉得疏离。雨下个不停,狼狈地走,回到学校只剩下疲惫,泥泞鞋底泥泞情绪,把自己埋在柔软织物之间,又依靠食物避难,没开灯,遮掩,黑暗蔓延。此刻的情绪,遗憾一点,烦恼一点,还有更多是想念。
从机场回学校经过三十几站地铁,贯穿城市和边沿途的荒原,我戴着耳机面容呆滞,试图反刍过去一周的温存就像试图抓住眼前一闪而过的浑浊意向和脑海里的混乱念头,一些徒劳。你总说很想收到来信,我时时想起来要动笔,却很难写好一封完整的信。我找不到太多可以展开段落讲述的语句,都是散漫的念头转瞬的花火。Desson的新标题是想念,我被提醒,这也是想念。
我偶尔非常羡慕时时能够见面与相处的恋人,我们能做的的少而又少,这些话语通过蓝光屏幕冷漠传达,屏幕里面是无法被理解的代码程序,觉得沮丧和寂寞,人变得更怯懦与不安,这也是想念。
每天早晨从早安起算,糟糕或者愉快的等待十点钟的到来,输入和接受按日领取的安心。每周一开始好好努力与规律作息,期待周末就有机回在耳机里伴随你平稳呼吸入睡。每个月初打给你一笔钱让你帮忙存起来,一学期结束以后就可以去一个地方旅行,真实依靠和拥抱。这也是想念。
我不知道大多数人怎样生活,但我学习着去接受并习惯这些想念。会在日记里写下“为什么要经受着写完考验“的文字,会埋怨你当时为什么没说足够的话让我留下,会在面对无能无力的垃圾情绪电话那边传来你不知所措声音的时候发火,也会责怪自己为什么不能替你做到更多。这些带有一些凶恶的念头,这些挑拨我们的藉由,都在更浓厚的想念下溃不成军。
日日夜夜渡海,直至某天再也看不见陆地,满载着爱啊,还有想念,你是我唯一的岛屿。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