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没有更多想法。

我有时候会哭。在公共浴室对着墙壁哭,眼泪跟着泡沫水一起打着旋流走,我洗好脸换好衣服装作若无其事地走掉。一个人在路上走着走着也会哭,会摘掉眼镜用袖子擦掉眼泪,袖子很硬,脸会被擦得很疼。哭着哭着觉得没意思就不哭了。活着活着觉得没意思还是得活着。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