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公眾號:4youreyezonly

照片里的人神色犹如被神衹用右手抚平了所有倦容,无比安详平静以至于平添了几分出尘的禅意来,墨绿色的衬衫,背挺得笔直,平日里是如此寡言而微不足道的存在,而此时他看上去是那么愉快,就好像生来就应该存活在那张光滑而硬括的相纸上。这么想着没有缘由的我跟着难过了起来。那波澜不兴的瞳孔里暗含着辛辣无比的烈酒,只盯一会就忍不住热泪盈眶。我觉得应该去找他。不是去找那个普通得不得了的人,而是那个活在照片里的人,忽然我又有一种深切的悲哀与无力,记得那个关于回不了母星的外星人的比喻,此刻我觉得我从出生大概就来错了世界。松子的恋人之一,作家先生在自杀前写下的话。“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我并不觉得抱歉,但我的确不应该以这种形态存在的,在浩瀚的时间面前,我不应该以这种脆弱而短暂的姿态面对神明。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醒来。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