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公眾號:4youreyezonly

道观同老道士一同化作一捧烟烬之后,小道士也没了宿处,餐风食露,他管每一步都叫归途。小道士养了只猫,白色皮毛油光水滑,颈上一点如同墨迹沾染,翡色的眼睛,好看得很。别人都说猫是凉薄之物,不知忠义,小道士不在意,依旧宠这只猫胜过自己,大概因为这是师傅留下来的猫也又不全是因为如此,小道士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有东西吃时他和猫一半一半,实在饿着肚子的时候小道士也想哭,他抱着猫一遍一遍地摸,想起以前老道士跟他讲白鹿青崖羽化飞仙,千里烟波茫茫大漠,然后昏沉沉地睡去,醒来后往往不再饥寒。 是夏日,赶路至一片竹林,竹色青青驱走了浓稠暑气,小道士从背上摘下斗笠,要在竹林里小憩,猫乖巧地卧在他脚边,他放心睡去。醒来时天色已混沌,萤火点点倒有些情意,小道士有点恍神,再看脚边,猫已经不知去了哪里,他急忙四下去寻。迷迷糊糊走了许久仍不见踪迹,他沿竹林蜿蜒向前,拨开一大片轮廓清朗的竹叶,只见满目流萤飞溯,似有丝竹袅袅,正中间的空地摆了一盏石几,几前坐着两人,周身仙气缭绕,一盘棋,几酌酒,一人是青衣羽冠,眉眼疏离,一人是一袭款款白衣,看起来有些熟悉。小道士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光景不知所措。青衣仙人开口问到:“近来如何?”“别提啦,那小毛孩,整天净饿肚子,还总喂我些什么劳什子米糠面皮,最后还得我来担待他,跟着那老头子住在道观时例行的酒没有了不说,一年到头见不着荤腥,今天要不是碰上你,还得去偷山神的供奉,都不知道得罪几个山神老头了。”白衣仙人抱怨到。“那你为何不干脆留下?”青衣仙人斟满了酒。白衣仙人摇摇头,又摇摇头,“那小毛孩没了我非得饿死不可。”小道士突然想起别人对他说的“猫都是凉薄之物,不近人情。”他揉揉眼睛,那白衣仙人衣领处一片玄色墨迹,黑白分明,黑得就像乌鸟的愤愤不平,白得就像阶前盈雪千层。

评论(2)

热度(42)

  1. 02200059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