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公眾號:4youreyezonly

在德国佬轰炸的间隙,士兵们一如既往的玩起了易物游戏。
——这是一种颇为冒险的游戏,对方军装的口袋装着或许是从敌人上将身上摘下的一枚锡制肩章,或许是一颗从腹部取出的弹片,运气好的话甚至有可能用一枚小石子换半瓶杜松子酒或一整包香烟。
杰克伤得很重,口袋里只剩下一张照片,磨损得很厉害,但不难看出是一家人的合照,他不打算参与游戏,只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看着那些从军装里掏出来的各式各样的小玩艺。
黄昏时分轰炸又开始了。
“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能结束。”在炮火声中有人这么说,语气里带着深不见底的寒意。杰克所在的队伍是一个侦查小组,弹药配备无几,登陆的时候联络员因为伤势过重死了,遇上了德国的封锁轰炸,所有人都深知自己必死无疑,仅剩的求生本能让他们躲在这里坐以待毙。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低沉的夹杂着脏话的欢呼,不知道是谁在换物游戏中换来三分之一块干酪。“他妈的,不是食物该集中起来吗?”有人不满的嘟囔道,但无人响应——也许大家都藏了点东西。
半夜下起了雨。有人在队伍里低声地啜泣,还有人在唱歌,是一首古老的民谣。雨水让杰克清醒了一些,他努力辨认,哭的人是彼得,彼得是最小的,只有十六岁,他把外套脱下来递给彼得。他此刻很好奇安娜此刻有没有睡觉,有没有听妈妈的话乖乖地吃难吃的硬面包。他很想活下去。
清晨的时候杰克突然醒过来,远处站着一个穿着制服的深棕色鬈发的男人,他下意识握住左手边的枪。那不是德国的军装,也不是法国的。那个男人走过来,“来易物游戏吗?”“我没什么可以交换的了。”他把手伸进口袋,照片好像被雨打湿了。对方却坚持到:“我想换你右手里的东西。”杰克笑了笑:“这也许比我的生命还重要吧。”男人抬起头,“用这场战争的胜利换呢?”
士兵们醒来时,远处太阳升起的地方突然出现了那架黑色的飞机,上面没有法西斯的标志,也不是法国的战机,没有人知道它从哪来,也没有人知道它要开到哪里去,它消失在硝烟深处,士兵们听到了那首古老的民谣, 歌的名字叫做胜利。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