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公眾號:4youreyezonly

杨书生还在少年时代时就不是什么正经书生。别的寒门子弟穷的房梁都没有还要悬梁刺股,隔壁灯还没点就忙着凿壁偷光的时候,杨少年整日游山玩水,浪迹四方,写一些让人看了一头雾水的句子,曰风曰雅曰苍穹曰阑干。那时候别人眼中的杨少年,意气风发,眼中波涛闪烁,尽是湖光山色。杨少年也偶尔帮别人描几幅丹青,他山水画的得清朗俊逸,不着墨迹,廖廓之境全出,如雨落洞庭月出东山。但他帮别人画的画却总不尽人意,明明人家要求的事几幅工笔花鸟装点门面,到了他手里,用求过他画的人的话说“挂上他的画愣是把红泥火炉洋洋厅堂整出了明月松冈的情景”,用他自己的话说,“倒是颇省笔墨”。他不爱把眼前的东西勾画在纸上,“明明什物在眼前却非要在家中看,哪有这样的道理?”
有陈郡守找郡中有名的画师帮女儿画张像,陈郡守的女儿出落得标致人尽皆知,张珊李石王马志,热热闹闹来了好些长于工笔长于人像长于凑热闹的之人画了几十张,左挑右选没有入眼的。有人跟杨少年打趣劝他也去试试,“画的好呢自然郡守有赏,画的不好呢也无恙,还能见识一下陈家小姐,这般好事何乐而不为呢?”杨少年蹙起眉头,“怎么我杨某在你眼中就是如此苟且之人?”沉吟了片刻,“那陈家小姐真有传说那么好看?”
生宣铺定,水墨新研,准备妥当之后陈家小姐才姗姗而来,杨少年看着面前的人竟久久忘记动笔。末了杨少年方才想起提笔。陈家小姐看着墨迹未干的画一言不发。
两个月以后,陈郡守的女儿嫁给了众人都说不是什么正经书生的杨少年。杨少年从此不再游历,人们看杨少年举手投足再无疏狂不羁,他眼中仍是闪烁,却只剩下一个人的颦笑顾盼喜乐平安。
又两年,陈郡守的女儿因病亡故,杨少年闭门,三年不出,再有人见到他,杨少年已成为了后来的杨书生。我认识他时。他已是杨书生,杨书生不过三十,满鬓染霜,酷嗜作画游乐,我爱跟着他游玩,他待我和善,可我总觉得,他眼眸过于漆黑一团不起波澜。
杨书生死时,他少烧了他所有的画作。是我替他料理打点后事时,整理他的偏房找到的两张画作,一张是一位女子,画上再无他物,同杨书生笔下的山水如出一辙,铺染晕点,不着墨迹,那女子眼中却分明盛着湖光山色粼粼碧波。另一幅是一无人之境,画中有峰峦叠嶂浩荡乾坤,虽是无人之境,却总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仔细端详,那峰峦湖泊之中分明有谁款款而来。
我于是登上和杨书生一起攀登过的险峰,面前是谢灵运笔下“林壑敛瞑色,云霞收夕霏”的风景,我想起杨书生漆黑的眼眸。
锦绣河山,皆不如你,锦绣河山,只当是你。

评论(3)

热度(40)